西甲探秘:心理训练如何提升球员表现

提到心理干预,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是不是就像《成长的烦恼》里的杰森-西佛那样,一个心理医生坐在一个私密的小房间里,利用言语和催眠来帮患者疏导心理疾病?

别说球迷了,就连几年前的足球圈都还是这样的刻板印象:球员也不愿意接受任何心理干预,理由是“自己又没病,为什么要治?”

然而短短几年之后,这些“心理医生”就已经成为了绝大多数顶级联赛俱乐部的标配,和体能教练、营养师一样加入了教练团队的豪华套餐,对球员表现和比赛胜负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扩大。

但实际上,比赛里的表现是各种因素的复杂综合体。和队友的关系好坏、心情愉悦还是诸事不顺、饱了饿了还是人有三急……大家虽然都喜欢把“职业精神”挂在嘴边,但谁都知道球员毕竟首先是个普通人。

先来举两个栗子。一个是不久前塞尔塔和巴萨的那场比赛里,两大前锋阿斯帕斯和斯莫洛夫上演了“你若不看不传,我必独逼到底”的无间双龙。

还有一个例子,是安切洛蒂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这么一件趣闻:“当年我执教AC米兰时,有一段时间某主力前锋陷入了进球荒。报纸上各种批评我战术安排不当导致他状态低迷,但真正的情况是他当时被女朋友逼婚逼疯了。后来他找我倾诉这件事,我劝他不要受别人影响,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三天后他分手了,一周后球场戴帽。”

所以,心理因素对球员表现的影响可能远比大多数人的理解要大得多,尤其是在目前这样一个极其特殊的赛季。

在全世界遭受新冠疫情的这段时间,西甲各队体育心理师的平均工作时间增加了一倍多。这不难理解。寻常人面对病毒威胁都会恐惧,长期憋在家都会发狂,何况球员们大多还是习惯了出去浪的活力派。

作为西甲最早研究球员心理的俱乐部之一,塞维利亚的心理学部门到今年已经存在21个年头了。疫情期间,经验丰富的心理协调员胡安-加米托曾经接到了很多球员的电话,有人反复担心“疫情根本就控制不住”,有人在看见其他西甲球员确诊的新闻后极度消沉:“嘿胡安,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说我会不会因为这个死去?”

以莱万特为代表,很多西甲俱乐部在这次全所未有的危机面前开始借鉴类似的心理案例。他们很快找到了关于空间站、极地研究站、潜艇等长期封闭工作相关的心理研究,其中大部分都是由NASA主导的。

利用NASA提供的数据和分析手段,足球俱乐部们很快就各自总结出了应对方案。而且基于疫情期间无法面对面进行心理干预的特殊性,这些方案都十分之——接地气。

几乎所有心理师都在联赛停摆期间告诉球员们:你们要正常生活,能吃吃,能喝喝,起居、饮食和运动都要尽量形成固定规律。最重要的是,千万别多想,先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目前的生活里。至于那些关于社会和未来的问题并不是你要操心的,请交给专业的人去思考。

毕尔巴鄂竞技和莱万特的心理团队都会定期一个个视频连线所有球员,教他们如何躺在沙发和床上更加放空自己,以及不断跟踪评估球员们的心理状态。“球员已经习惯了在比赛里获得满足感和自尊心。现在没了比赛,很多人的自尊心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挫。所以我们必须让他们先学会放松,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莱万特采取了一项简单而有趣的措施,那就是要求每位球员在自己家中训练和健身时,必须穿上俱乐部的训练服。

俱乐部心理团队代表胡安-伯纳特解释了这个要求的目的:“我们一直在向球员强调,赛季还没结束,我们必须随时准备好踏上球场。与此同时,让球员在家里换上训练服,不仅有助于维系和俱乐部的感情,更能让他们的大脑通过‘上下班’概念进行工作和休息的划分。”

塞维利亚则针对更容易出现心理问题的青训营发起了一项名叫“我们永不放弃”的活动。小球员们每周必须完成7项不同的挑战,并且把整个挑战过程拍成视频,最后还要附上对医生等一线抗疫人员的感谢。

这不仅是一种仪式,更是通过年轻人喜欢的方式来保持他们的竞技和心理状态。这是一家足球俱乐部承担的社会责任,也是对每位球员的心理健康负责。

得益于心理师们的努力,大部分球员在隔离期的心理问题都得到了妥善解决,也克服了以安全保障为前提逐步复赛的心理恐惧。

根据防疫要求,球员在恢复训练后首先只能进行单独训练,然后再逐步过渡到小规模的小组训练,不能有任何肢体接触,也不能在训练场和更衣室里逗留。这些限制在外人看来可能没什么,但在俱乐部眼里却是个大问题。

NBA在2010年发布过一篇研究报告,拥抱、击掌和和碰头是球员肢体碰撞最多的方式,比身体对抗还要多,而且和队友肢体互动越多的球队总体来说成绩更好。“足球也是一项基于人与人交流的运动,队友同时也是朋友。现在由于社交距离的限制,球员之间感情交流被阻断了,很多人心理产生了孤独感。训练里的气氛改变了,这肯定会影响到场上表现。”

“在足球世界里,状态和能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我建议复赛初期不应该进行技术能力的调整,而是应该全力帮助球员提升状态。具体来说,球员们经历了八周的情绪低落,现在首先需要通过训练让他们开心起来。”

这样的做法其实有些争议,因为复赛后赛程相当密集,慢慢从心理开始调整会不会追不上其他球队的节奏?但毕巴有着自己的考量:“如果你不明确自己的目的地,就不可能获得成功,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选择正确的道路。”

作为一直长期徘徊在中游的老牌球队,毕巴近35年的冠军只有2015年的一座西班牙超级杯。本赛季他们再次杀入了国王杯的决赛,而这场决赛至少会推迟到联赛结束。所以,我们都懂他们眼里到底孰轻孰重。

这同样让球员们很不习惯。哪怕是在没什么观众的青训时期,大部分球员也没体验过在容纳几万人的空荡荡球场踢比赛是种什么感受。

足球大概是主场优势最明显的竞技运动,大多数国家的数据统计都表示:主队的胜率大概比客队高出15%左右。西甲还有一个更有趣的统计,那就是主队先进球情况下的胜率比客队先进球然后赢下比赛要高出近三成。

比较普遍的做法之一,是让心理师更多地参与到比赛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nxautomotive.net/,德甲无论是赛前热身还是上下半场各一次的补水时间,心理师会和教练一起与球员密切交流,帮助他们在场上进行情绪的自我调节(比如通过想象球迷欢呼让进球后的情绪更high,专业名叫可视化训练),并且通过一些心理暗示让球员的肌肉加快恢复。

但主场球迷的声浪有时也会产生反噬作用。“如果球员被自家主场球迷嘘,会让压力荷尔蒙迅速增加,对表现会产生比助威声大10-30倍的负面影响。”莱万特心理师伯纳特笑着说到:“所以对于那些球迷比较苛刻或者关系不好的球队来说,空场比赛反而会更加有利。”

(还记得C罗当年那句略带心酸的赛后采访吗:希望皇马球迷别嘘我,我已经很努力了)

以上,是心理师们在疫情的特殊情境下对于球员和球队的关键帮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平时正常的赛季里就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还记得开头我写的那两个例子吗?为了减弱此类心理因素对球员表现的负面影响,心理师们想了很多的办法。不过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运动心理学的很多理论还在摸索前进之中。

比较通常的做法是从调节睡眠入手,因为大多数心理问题都是由长期的身体和精神疲劳导致或者诱发的。心理师们给球员的建议是:睡觉前洗个澡或者吃一点清淡的食物,不要在床上看电视和玩手机。

那些有过严重伤病史或者刚从重伤里恢复的球员,很容易在比赛的对抗里出现恐惧的情绪。这本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可以指责的。但在某些实际上受伤风险并不大的关键时刻,做动作瞬间的犹豫和退缩就可能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而这些结果,有时付出的代价可能大到反过来更加影响到球员的心理。

所以,很多西甲俱乐部现在会对伤员进行定期的焦虑和情绪测试,并且设计各式各样的“精神训练”同步在整个恢复流程里。巴拉多利德心理部门主管兰德尔-埃尔南德斯表示:“这样的做法确实帮助伤愈球员大大缓解了压力,甚至可能也减少了反复受伤的风险。”

球员们的压力不止来自于伤病、舆论和现场球迷,很多时候也来自于自己。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表现达不到自身的期望值。

还记得“半兽人”德伦特吗?同样是年少成名来到皇马的左后卫,他和马塞洛在伯纳乌的开局几乎都在与漫天的嘘声相伴。足球直播西甲中医针然而性格开朗的马塞洛撑了过来并且越踢越好,德伦特却被闷在心里的压力和自责打垮,曾经的欧青赛MVP年仅29岁就退役去唱起了RAP。

还有一个比较新的例子,同样发生在豪门左后卫的身上。巴萨官方纪录片《比赛日》里拍到了上赛季的安菲尔德之夜,中场休息时开场失误导致丢球的阿尔巴情绪极度压抑,甚至忍不住哭了出来。

理论上,当时的巴萨还有着总比分3-1的领先优势。但一年前被罗马逆转的阴影、安菲尔德狂热的气氛和上半场不断丢失球权的逆境,却让本该经验丰富、见惯了大场面的阿尔巴心理彻底崩溃了。然而巴尔韦德手上也没有别的左后卫可换,结果……我们也看到了。

而且也不能全怪阿尔巴,实际上纪录片里拍到的巴萨更衣室在中场休息时整个气氛都非常凝重,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呆滞和失望的表情,捂脸和沉默比比皆是。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西甲他队心理师表示:“我知道当时的压力大到难以想象,但原本不应该发生在这些身经百战的球星身上,俱乐部应该做点什么来改变这种情况。”

所以,很多俱乐部现在开始积极关注“弹性性格”(resilient personality,也经常被称为性格弹性)的相关研究。很多研究表示,这种特质可以后天养成,通过心理训练提升内部的镇定和抗压能力,出现逆境时不再将其视为一种威胁而更多看做是挑战,进而调动身心来作出更加积极的对应。

还是那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过随着心理训练的逐步发展,也许我们未来将看到更多不畏挑战、越挫越勇的球星。

Leave a Comment